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资讯中心News
当前位置: 首页-资讯中心
  北京时间11月19日晚22:00,IEM北京海淀站欧洲赛区将迎来半决赛的对决。而在八强赛的首日的对阵中,就迎来了四支明星战队的比拼。22:00要进行的是FaZe和G2的对抗,而20日凌晨1:30则是A队与NAVI之间的比拼。几支队伍在小组赛中都有一些不错的发挥,他们到底谁能率先拿到半决赛名额呢?虎牙携手各大CSGO主播也将在二路直播间与大家一同见证。  11月19日22:00 FaZe vs G2  近期的FaZe对于不少人来说更像是一个“临时阵容”,毕竟Niko的离开让队伍在打法上不得不进行全新的考量。然而让粉丝没想到的是,这一支FaZe却给大家带来了很大的惊喜。尤其是broky在最近的表现中惊为天人,多次帮助队伍拿下关键残局,他们在首轮就2-1击败了强敌OG。不仅如此,olofmeister的到来也为队伍注入新的活力,在奥爹的指挥下,坑神的数据变得华丽异常,就连Kjaerbye也打的更加游刃有余。小组赛第二轮的比赛中,他们更是2-0兵不血刃的击败Vitality,绝对是本届IEM北京站的夺冠热门队伍。  G2的表现或许没有FaZe那么抢眼,他们从一开始就1-2输给Nip来到败者组。但在随后的比赛中,G2在Niko和kennyS的带领先气势如虹,让一追二赢下North后,又马不停蹄的击败了mousesports。  在得到了NiKo这位强大的选手后,G2的表现一直都是粉丝们十分关注的焦点。而NiKo也在近几场比赛里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对阵North的第二图中更是打出36-11的KD,相当恐怖!而一直被诟病廉颇老矣的kennyS也在最近的比赛中再度找回了状态,因此他的后续表现也十分值得期待。  两支队伍的比拼中,除了竞争半决赛名额之外,最大的看点就是niko面对老东家FaZe时的发挥。众所周知,先前的FaZe可谓是完全围绕Niko这一核心来进行战术布置的,就连指挥的角色也总让Niko担任,因此FaZe对Niko的打法非常熟悉。反观G2,面对打法焕然一新的FaZe,他们能否凭借Niko的到来,获得比赛的胜利呢?  11月20日1:30 NAVI vs Astralis  NAVI可谓是国内人气最高的队伍之一,s1mple的超强发挥总能为队伍带来一次又一次的奇迹,本届IEM北京站上也同样如此。然而,这也是粉丝们最为担心的问题。由于太过于依赖s1mple的发挥,NAVI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成绩都不太稳定,无论是粉丝对flamie“偶尔滴神”的调侃还是对电子哥“媳妇儿回娘家”的调侃,都说明了除s1mple外,其余队员的状态并不稳定。因此在接下来的比赛中,几位核心选手如何让自己的状态更加稳定,才是NAVI的重中之重。  A队在这次的比赛中运气可谓相当不错,他们在小组赛对阵的是Mouz和ENEC,可谓是晋级之路最为轻松的一支队伍了,毕竟他们的对手从硬实力上来说和A队还是差了一些,因此A队能够来到八强大多数人都不意外。无论是dupreeh的各种一打多击杀,还是device大狙的稳定输出,都是队伍轻松晋级的关键。然而A队此前并没有打出什么硬仗,因此面对状态正在回升的NAVI,他们或许要思考更多。
2020-11-21
  今日早时,法国战队Heretics正式宣布招入老将DEVIL填充阵容,与之一并加入队伍的还有战队的经理WindZ以及教练flex0r两人。这支由kioShiMa一手拉起的队伍来到2020后可谓坎坷不断,潜心训练许久的阵容难得在年初及年中的联赛中斩头露角,自从爆头弟Nivera、Maka以及xms相继离开后,他们就再也难复之前的勇势。  作为法国地区知名选手,DEVIL早年曾先后效力于LDLC与EnVyUs两支队伍。作为当时LDLC青训队中的王牌新人,DEVIL替代kioShiMa进入了EnVyUs。现在,他将与老前辈kioShiMa并肩作战一同抗起这支队伍。而另一边,作为战队经理加入的WindZ曾是OW队伍Misfits 2016至17年的经理,并且还是kennyS的哥哥。而教练flex0r可是从07年就开始征战CS职业直到去年的老选手了,相信他丰富的经验能帮助Heretics走出近期的困境。  在DEVIL加盟后,目前Heretics阵容依旧不满五人,随着朝九晚五第6赛季以及后续比赛的展开,留给他们寻找第五人的时间已所剩无多。
2020-11-21
  近日,大嘴Thorin邀请了前FaZe Clan的指挥karrigan来到他的频道,在节目中karrigan针对不同的指挥风格,在FaZe Clan的职业生涯等问题做了解答,以下是采访第一部分:  Q:首先来聊一下指挥风格的问题,在你为FaZe Clan担任指挥的时候,你的指挥风格偏向于松垮/散漫,意味着你给了很多选手自由的空间,但是在TSM,甚至现在的mousesports,却并不是这样的,你能解释下这其中的原因吗?  我觉得风格的转换主要还是要看这个阵容的牌面,核心就是人,我想在职业选手这个高度上,在技术这个环节上我没有什么可以教他们的,能进入职业队的没两把刷子肯定是不行的。所以指挥的核心和奥义就是如何把这些人用活。  当时的Niko,olof,GuardiaN还有rain组成的那支FaZe Clan,在我看来最重要的环节就是在互换人头之后进入3v3的残局,因为按照FaZe Clan的人员配置,无论是是枪法,意识,经验,这批人都有足够的理由在这种局面下拿下分数,而且最重要的是,这些选手之间不需要太多的交流,所以在外人看来,这支FaZe Clan的作战风格看起来有一些散漫。 但是在mousesports就完全不一样了,因为mousesports的选手相对年轻,经验尚且不足,大多数时候仍旧需要我去告诉他们干什么。这种现象在我当初刚去Astralis的时候也发生过,那些选手那时候也很青涩,对自己不自信,但是他们对游戏的理解都是顶级的。  Q:曾经你距离Major冠军只有一步之遥,你认为如果当时FaZe最后拿到了波士顿Major的冠军,你在FaZe Clan的结局可能会不一样吗?  我想这个问题我说过很多次了,我觉得问题的根源不在于Major决赛输给C9,而是接下来的IEM卡托维茨,那场比赛fnatic的flusha暴走,我们以同样的方式输掉了决赛,当一种情况发生两次以后,不信任的种子就已经埋下了。  在那段时间前后,FaZe Clan取得了非常骄人的成绩,我们在诸多比赛中连续进入决赛,最少也是四强,包括后来的ESL One贝罗奥里藏特,科隆的四强等等,而且这是在olof缺阵,临时招入救火队员时候发生的。最重要的是,由于新来的救火队员打不了olof的位置,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我亲自顶上,因此我的数据也并不好看。  另外一个原因就是我和其他四名选手的相处问题,因为RobbaN当时因为家庭的原因,并没有承担太多教练的职责,所以很多时候都是我在操心教练的职责,而剩下的四名选手都是大牌选手,所以一来二去不免会有些不开心,队伍也因此产生了裂痕。  Q:是的,就像你说的,在FaZe Clan你周围都是大牌选手,不可能让所有人开心,所以作为一支队伍的指挥,做出牺牲和妥协都是不可避免的……  的确如此,很长一段时间里我的作用就像现在Virtus.pro的sanji,开局给队中的几位大佬发AK,自己用沙鹰微冲加上投掷物,因为当时的想法很简单,就想着团队利益至上,把自己当成工具人看待。  但是后来在Envy以及在mousesports,我的想法也发生了改变,我意识到自己也是团队的一员,我也需要能够发挥自己能力的空间,其实我的枪法,残局意识也都不赖。  Q:你认为注重自己的发挥会影响你的指挥吗?  我觉得多少会有一些影响,但是随着我更注重自己的个人发挥,我也能为队伍打开缺口,拿到首杀,这样比依赖队友拿信息,然后自己再进行分析发号施令更加直接有效,同时也能给我的指挥提供更多的信心。  Q:就像你说的,考虑到FaZe Clan在带着救火队员的情况下都能拿下2018 ESL One贝罗奥里藏特,进入2018 ESL One 科隆四强,然而olofmeister在FACEIT Major开始之前火线回归,很多人都自然而然的对FaZe在当届Major的要求提高到了夺冠上……  是的,那只是局外人的猜测,但是当时队伍的精神面貌并不在最好的状态,大家过分高估了对于比赛成绩的期待而忽视了队伍自身存在的问题,因为olof的回顾并不能解决实际问题。而且因为olof刚回归,在Major开始之前我们在一起合练的时间也非常有限,所以Major是在一片混乱中开打的。  在Major期间,RobbaN的孩子出生了,他不得不紧急赶回家。我还记得在和NaVi的一场比赛中,我的队友还对我发出的指令产生质疑,要知道这样的事情在现在的mousesports绝对不可能发生,如果我发出了指令,队伍会无条件服从并执行,没有人会产生丝毫的质疑。比赛结束之后,我和我的队友解释了当时我的想法,并告诉他们如果你们不愿意听我指挥,我可以不指挥。(译者注:FACEIT Major期间,karrigan的指挥权最终被NiKo取代,并由后者完成了剩下比赛的指挥。)
2020-11-21
  过去,《Among Us》始终没有一个用来发布消息或庆祝里程碑的官方推特账户。今日(11.19),《Among Us》的官方推特终于上线。随之而来的,是一张全新的游戏地图截图。    官方暗示该地图将在12月10日举办的TGA2020上正式揭晓。此外,《Among Us》现已获得两项TGA2020提名:最佳多人游戏和最佳手机游戏。  
2020-11-21
  近日经典游戏《恶魔之魂:重制版》发售,倍受业界和玩家的好评,相信已经有很多玩家火速通关了,不过近日有玩家发现了一扇神秘门是原版没有的,然而却想尽办法打不开,终于有玩家悬赏100刀寻求高玩指引打开的方法。    ·《恶魔之魂》与2009年登陆PS3,是宫崎英高打造的魂系列游戏的首款作品,最早并不被媒体认可,可发售之后便一发不可收拾,成为玩家“受苦”的开坑之作。Bluepoint Games曾开发了备受好评的《旺达与巨像》重制版,这一次如果真的是由他们来制作《恶魔之魂重制版》相信也一定能够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只是又将作为PS系主机独占游戏。    ·尽管玩家尝试了各种方法也没法打开这扇门,对于开发商Bluepoint的“恶意”完全没办法,甚至还有玩家查阅了Bluepoint过去的所有推特文章去寻找蛛丝马迹也是一无所获,好吧,只好悬赏100刀寻求高玩指引打开的方法。  
2020-11-21
  游戏设计师Chris Kaleiki是暴雪13年老员工,在暴雪任职期间他参与开发了《魔兽世界》的PvP,职业设计(尤其是武僧)和Ashran地区。Kaleiki在暴雪任职时间可以说比较长了,所以游戏有两个角色和一个物品是以他的名字命名。但今年Kaleiki离开了暴雪。  Kaleiki在视频中说:“很长时间以来,我就是对游戏(魔兽世界)的状态感到不满。”他指出,经典服的追加突出了它的愿景与现代版本愿景之间的差异,他描述为“有点混乱”。他举了一个例子:公会的重要性在不断变化。  他说:“我觉得在经典服中公会很重要。游戏后期你做任何事情都离不开公会。这样以来它创造了玩家之间的相互依赖,为了成功相互之间真的很需要彼此。我认为有时候会让人感到很受限制,但最终它创造的是凝聚力,创造了社区。”  但Kaleiki也指出,为了独狼玩家或者是那些不想和官腔公会负责人打交道的玩家而降低公会的重要性,暴雪没有专注于玩家自己,取而代之的是专注于NPC们和他们的故事。Kaleik认为玩家自己更重要。  他说:“《魔兽争霸》和《魔兽世界》总是有一个故事,但最近我觉得在现代游戏中故事只是一个更大的部分。角色和他们自己的剧情在游戏中占据了很大的比重。而我觉得在虚拟世界里,在网络游戏里玩家才是故事的主角。”  Kaleiki说,他知道这些改变是很多玩家想要的,而且,"这并不是游戏的大问题,对他来说,现代游戏和过去的游戏之间确实存在脱节,这也是他最终离开公司的原因,并希望能致力于 "下一个大的虚拟世界"。  
2020-11-21
 

网站首页 | 棋棋电玩城客服 | 棋棋电玩城代理 | 新闻中心 | 关于棋棋电玩城

©hdryyxj 2016-2019 hdryyxj.com, all rights reserved